从我进入 》》》

天狼心水论

2019-07-17 20:56:58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韩国瑜下一个对手是谁?|京酿馆

  文 | 陶短房

  7月15日上午,中国国民党公布了其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党内初选的民调结果,现任高雄市长韩国瑜大比分胜出,在党内“出线”已无任何悬念。

  复杂而怪异的流程

  自进入选举时代以来,各国家、地区党内初选的方式一般不外两种:党代会投票指定,或全体党员投票表决。

  但本次国民党却采取了十分复杂、甚至颇有些怪异的初选方式:初选不投票,而是采用电话抽样的方式。由5家民调公司各抽样3000分,采用党内互比(即党内所有参选的初选候选人间对比打分)15%、党外对比(即将该候选人与党外两名呼声最高候选人的民调支持率放在一起打分)85%的公式进行计算。分多者胜出。

  民调阶段历时长达7天(7月8-14日),15日上午由党主席吴敦义宣布结果,17日国民党召开中常会“核备”,28日“全代会”上履行正式提名程序。

  本次国民党内初选共5人参加,包括新北市长朱立伦、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前台北县长周锡玮、鸿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和高雄市长韩国瑜。选前人们普遍认为,胜出者将在郭、韩、朱3人中产生,结果韩国瑜得分44.8%,郭台铭27.7%,朱立伦17.9%,周锡玮6.02%,张亚中3.5%,韩国瑜以超出第二名14分以上、几乎相当于第二、三名分数总和的成绩脱颖而出,可谓获得一场大胜。

  尽管冗长的程序要待月底才能完成,但事实上党内初选尘埃早已落定:韩国瑜又赢了——尽管党内“大佬”并不怎么待见他。

  大佬们捏鼻子

  4月17日以前,台湾岛内外普遍认为,国民党内初选已无悬念,挟高雄“拔桩”声势的韩国瑜铁定胜出。因为当时被普遍认定参选的候选人中并无“大佬”,唯一的较资深人物即在新北苦战多年的朱立伦。其党内根基并不比韩国瑜深厚太多,而人气则逊色不小,其余几位充其量只能“陪太子读书”。

  然而不甘心让韩国瑜出线的党内大佬王金平等人在林正杰等的力推下,不惜打破规矩,让原本是否为国民党党员都大有疑问的郭台铭以“荣誉党员”身份,抢在韩国瑜之前宣布参选。

  一时间原本形势不错的国民党阵脚大乱,而主要对手民进党却迅速平息了一度闹得不可开交的蔡英文-赖清德对峙,驾轻就熟地切换到“选举频道”。一时间绿营声势大振,并开始大造声势,给国民党初选的几位热门候选人“添堵”。

  国民党内自乱阵脚,素来擅长选举的民进党可是“眼明手快”,把绝大多数“刷红抹黑”的火力,对准了在他们看来最具威胁的韩国瑜。而韩阵营在遭到党内各派系阻击后,最初一度似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韩在公开场合多处出现争议性言行,加上郭台铭“分票”,岛内民调一度被蔡英文逆转。

  不过关键时刻郭台铭口无遮拦,一副“霸道总裁”的扮相很快得罪了党内不少人。他在经济、国际、两岸等敏感话题上屡屡犯下的低级“口误”,让原本希望他作为一个经济界成功人士,能带领国民党和台湾人民“避开统独话题”、“摆脱国际孤立”和“拼经济”者大失所望。

  希望他能吸引“不蓝不绿”中间选民和中产阶级者也渐渐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民进党大打“统独二元”牌的背景下,“两头不讨好”却处处说露怯话的郭台铭,恐怕还没有从不讳言“九二共识”的韩国瑜讨巧。

  在初选最关键时刻,郭台铭近乎失态地公开“恳求”韩国瑜让路,更让他“人设崩盘”。这令更多人相信,他纵然在商场予取予求,却实在不是一个能执掌台湾全岛行政最高权力的合适人选。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惨败已无悬念——尽管败得如此之惨仍然有些出人意料。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下一个对手是谁?

  尽管程序尚未走完,但国民党内初选实际上已经有了结果:两名“陪太子读书”的候选人大方出席吴敦义的发布会,以显示“党内团结”。朱立伦虽未到场而是单独召开发布会,但“继续跑不脱党”的表态,仍然显示了对国民党“大局”的支持。

  失落的郭台铭甚至连发布会都没有开,早在2015年就力推他参选的林正杰更直接宣布退党,并将韩国瑜甚至蔡英文都贬损一番,但如前所述,郭本来就是选前“空降入党”,他若胜出,国民党内或许天翻地覆,如今败选便“落地无声”了。

  韩国瑜胜出后,马不停蹄拜会吴敦义,并被透露将迅速密集拜会朱立伦、郭台铭等败选者,迅速凝聚党内团结,准备“决战”的态度显而易见。

  然而他的下一个对手是谁?

  据“政党对比五家平均民调”显示,国民党内初选候选人无论是谁,其党外最大的竞争对手都不是蔡英文,而是迄今并未明确宣布参选的台北市长、无党派候选人柯文哲(韩47.7%对柯18.0%和蔡15.8%;郭29.2%对柯14.6%和蔡17.7%;朱20.7%对柯18.8%和蔡15.6%)。

  鉴于此,被认为将成为韩竞选团队关键成员的台湾民代许淑华、孙大千等人力主将柯文哲定为主要对手,国民党内如此呼声也很高涨。

  然而此次“五家平均民调”并非通常意义上的“泛民调”,而是以国民党内初选为背景,意在抽取国民党支持者以选出党内提名候选人的“针对性民调”。参与调查者都是“泛蓝”,他们中几乎没有人会去投柯文哲或蔡英文的票。因此,这样的民调和岛内实际选举形势间,势必存在很大差异。

  民进党是典型的“街头党”,平时派系林立恶斗不止,一到选战就会迅速切换到“临战状态”。其最大的特点,是“内外有别”。党内争斗再如何激烈,总能迅速告一段落,且一旦内争完成,便立即“铁板一块”地投入外战,让内争余音未绝的对手吃个闷亏。

  柯文哲“走钢丝绳”的一套,在台北一隅容易讨巧,放到全岛范围就大不见得,且单打独斗的他在需要比拼支持者广度、厚度的全岛选举中,也未必能胜过人多势众、组织严密的政党。或许正因为此,在市长宝座上坐得稳稳当当的柯文哲,迄今未明确表态一定会参选,倘韩阵营和国民党始终把柯文哲锁定为最大对手,很可能无的放矢。

  而且,韩国瑜最大的对手真的在党外么?

  “郭台铭风波”说到底,是党内不待见他的大佬们人为搞出来的。如今党主席吴敦义虽看在选举份上,摆出一副“既往不咎”的“高姿态”。王金平等人却“不开尊口”,保持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韩是靠“流量明星”的操作方式走红,而这一套原本是绿营的长项。两阵对垒,“韩流”能否如在高雄和党内般好用尚难断定。他行政履历单薄,并且在担任市长期间便“带职参选”,这也有违规之嫌,如若处理不好,势必会影响他的前程大计。

  □陶短房(专栏作家)

点击进入专题:
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责任编辑:闫宏亮

天狼心水论(07888815)